首页 >> 自媒 >

上海的年味与吃密不可分 老上海会亲自烧年夜饭

2016-2-4 8:25:58  晴天霹雳 编辑:赵长生 [ 手机访问 参与评论() ]

    原标题:上海的年味与吃密不可分 老上海会亲自烧年夜饭——来源:新华网上海频道

    在上海,年味一定与吃有关。张爱玲曾说,她喜欢闻各种各样的气味,而过年时节的上海的街头,弄堂里的香水味混合着食物香气,弥漫在城市中。

    在“老上海”的记忆里,过年并非像现在那样在饭店里吃一桌现成的年夜饭。家里某个“买汰烧”拿手的大人,从早上开始忙碌,一个人备下一家人的饭菜。席间,心疼人的阿姨,终会提前离席,谎称自己吃饱了,换下烧了一晚上饭菜的家人,于是一顿年夜饭,竟成了“流水席”,在“快来吃,快来吃”的招呼中,继续着。

    北方人过年时,年夜饭里一定要有饺子。然而,祖籍江苏的上海人家最不能少的一道菜当属油面筋塞肉和红烧狮子头。这两道菜最注重的是糖、醋和酱油这三种调味品,细细品味老上海人的味觉会发现,浓油赤酱的味道尽在嘴里。至今,我的父母都会在过年前,做上好几百只红烧狮子头。厨房间里,油烟缭绕,父亲负责掌勺,将捏得圆鼓鼓的肉圆放进油锅里煎,母亲则在旁协助,偶尔提醒父亲注意火候的大小,儿时的我经常在此时溜进厨房,以试吃的名义,软磨硬泡央求母亲拿两只肉圆尝鲜。很多人家都以吃了腊八粥,开始进入过年节奏。而我们家则是什么时候做肉圆,什么时候才算过年。如今在都市人的生活中,已经逐渐淡忘这种地道的食物做法。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份肉香,还能叫过年吗。

    年味儿不仅有滋有味,还应该是有形有色的,假如要给中国年披上一种颜色,必是中国红。小时候,父亲买来红红的贴纸,我站在窗下,父亲站在窗台上,我一本正经地指挥他,要靠左一点,或是往右一点。父子齐心,将一个大大的福字贴在窗户的正中。看着这些贴纸,感觉十几平方米的陋室立刻亮堂起来了,有一种红红火火的感觉。

    除了吃喝外,小时候过年最开心的是去看各种表演。城隍庙、大世界里,各种民间工艺展示、各类小商品的展卖,让人目不暇接。风刮过哗啦啦响的风车、生动形象的小泥人和糖人、扎灯笼、写春联等,这些已经在生活中很少见的玩意儿,正是小时候最大的快乐。

    其实,关于年味还有很多记忆,每个地方也有不同的习俗。年味是屋檐下膘色黄亮,令人垂涎欲滴的腊肉;年味是集市商场琳琅满目的年货和选购年货的人潮攒动;年味是五谷丰登和厚厚的红包;年味是千百样的干果零食和香味扑鼻的美味佳肴;年味是浩浩荡荡的春运大军和一颗颗回家过年的坚定信心;年味是红红火火的春联和吉祥如意的窗花;年味是热气腾腾的水饺和节节高升的年糕;年味是长辈眼中的子孙满堂和孩子们手中的玩具,荷包里的压岁钱;年味是恭喜发财的拜年声和此起彼伏的新春祝福;年味是守岁的灯火和融化寒冰的欢声笑语;年味是阖家团圆的幸福场面。

    不管年味是什么,我们都不该让它从生命中消失。因为它是我们最珍贵的记忆,它就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原题:上海的年味与吃密不可分 老上海会亲自烧年夜饭——来源:新华网上海频道)

声明:本文由大看台用户在线投稿发布、编辑选稿推荐,不做商业用途、不做任何建议。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感谢支持帮助!详情请点击查看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