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岁金乃忠忆常德会战 他或许是中国最后一个“虎贲”老兵

2015-7-15 21:23:17 cnhuadong.net [ 手机访问 我要评论() ] 编辑:陈芳

    原标题:96岁金乃忠忆常德会战 他或许是中国最后一个“虎贲”老兵——来源:浙江在线-浙江在线 作者:浙江在线见习

    1943年底,一场被后世称为“抗战史上最惨烈一役”——常德会战在湖南打响,担任少尉排长的诸暨人金乃忠,奉命守在东门外鸡婆湖。战场上的金乃忠手持机枪,杀敌无数。

    前言:70年前,烽火连天神州碎,一场“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的全民抗战,使这个近代饱受外侮的古老民族跻身世界四强之列。

    胜利丰碑之下,有领袖的智慧和爱国将军们的运筹,但更多的是千千万万默默无名士兵们的血肉、志力和精魂。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我们的国旗在重围中飘荡、飘荡、飘荡”,正是有了他们,我们今天才能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70年后,浴血烽火的青年已是耄耋老者。然而他们的经历,却是抗战史册中最鲜明的画卷;他们的追忆,是最贴近真实和最个人化的历史还原。

    值此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浙江在线寻找和访问了多名亲历浙江正面和敌后抗日战场的勇士,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再现那场决定民族命运转折的伟大抗争。英雄者,国之干,勇士不死,其魂长存。

96岁金乃忠忆常德会战 他或许是中国最后一个“虎贲”老兵

    浙江在线杭州7月15日讯(浙江在线见习记者/胡昕然编辑/汪江军)诸暨市浬浦镇五美村,一个隐匿在山林里的小村庄。在这里,村民们很少有人知道,身边住着一位在抗日战场上九死一生的传奇“虎贲军”老兵。

    村口不远处一栋毫不起眼的平房里,金乃忠和老伴在这一住就是几十年。老屋年久失修,墙上的对联和字画都已经斑驳。屋内陈设简陋,一份被仔细装裱起来的《常德晚报》在屋内很是醒目。

    2012年4月,金乃忠作为常德保卫战幸存老兵的身份被核实,《常德晚报》用了一整版的篇幅为金乃忠正名,让老人十分感动。

    如今,这个20多岁就在“虎贲”之师效力的英雄已经近乎耳聋,常年戴着一副黑框老花镜,步履蹒跚,离开拐杖几乎寸步难行。

    与老人的沟通基本上需要借助笔纸,当金老看见记者在纸上写下“虎贲”、“74军”、“常德会战”等字样的时候,对于那段激昂的岁月的情绪一点点被唤醒。原本平静的金老颤颤巍巍地站了起身,一时间都有些哽咽。

    老人指着心脏的位置说:“就在这里,曾经写着‘虎贲’两个字。”

    国难当头学徒更名从军

    1920年,金乃忠出生于浙江省诸暨乡下一个贫寒家庭。年幼的金乃忠知道家人供养自己读书不易,读书十分刻苦,在班上经常拿第一。

    “九一八”事变,金乃忠才12岁,当时校长的一番话在他心里扎下了根:“我们小孩子上不了战场杀敌。但我们要读书,不忘救国!”

    两年后,父亲去世,家中的顶梁柱一倒,金乃忠也无法再继续念书了。为了赚钱养家,他离开学堂去杭州纺织厂做起了学徒。每天放工后,好学的金乃忠也不忘去东南日报馆的阅报栏看时政消息。当时的中国百姓们在日寇的铁蹄践踏下民不聊生,在这强烈的民族感情渲染之中,金乃忠下定决心终有一日要为国尽忠。

    “我本名叫均城。在那个时候觉得一定要做一个为国尽忠的人,就将名字改成了金乃忠。我就要做到一个忠字!”

    1937年8月,松沪会战爆发,日军飞机开始对杭州进行轰炸。全城恐慌,杭州城百姓极尽全力逃难的画面令金乃忠一生难忘。

    11月的一天,金乃忠跟几个诸暨老乡也加入了逃难的队伍。他们先是奔到钱塘江码头准备乘船。到了码头却见到了令人发指的场面。

    江面上漂的都是沉船、尸体、还有一些仍在挣扎求生的人。“船一来,黑压压的人就哗的一阵一下子冲上去,船哪里受得住这个重量,一下就沉了。好多人当场淹死,哭声惨叫一片。”老人不禁掩面,拖了长长的音:“什么叫逃命?这才叫逃命啊!”

    三人见状,又赶紧往火车站跑去,结果却发现火车也已经成了一个“肉包铁”,里里外外都是人。“就连车厢的门后,车顶都爬满了人,甚至下面横档也都扒着人。我们一看挤不上去,三人急中生智,手牵着手跑到火车头上的横档上抓着。火车头风大,轰隆隆开时,眼睛都睁不开,一不小心就小命不保。”老人粗着气一口气讲完这段惊心动魄的逃亡史,好久才缓过神来。

    形势严峻腿绑匕首时刻备战

    逃回诸暨后,已满18岁的金乃忠自愿加入陆军91军特务连服役。回忆起人生里第一次战斗,金乃忠不禁挺了挺脊背:“1939年12月,我们部队防守在钱塘江南岸。那时候在下雪,日本鬼子带了白帽子、穿着白衣服掩护从钱塘江渡江过来。我当时和战友们拿着77式步枪,把日军的好几次试探性进攻都打了回去。”

    大概是因为金乃忠的确有当兵的命,1940年,黄埔军校在金华招生,部队长官认为金乃忠有文化,就推荐他去报名考试。果然,他不负众望地考入设在湖南零陵的黄埔18期工兵科。从那一年到1943年毕业为止,金乃忠一直在零陵。

    当时的湖南已处于敌我交战的严峻形势。金乃忠还能记起,“夜晚安静的时候,还能听见远处传来的沉闷的炮声。”

    当时,军校给所有学生一人发了一把匕首,插在绑腿处,时刻提防敌人来犯。“那时候在学校里,懒散的走路是不行的。所有时候都要求跑步前进,上课跑步、吃饭跑步、上厕所也要跑步去。假使你慢慢走被你的执行官区队长看到,是要处罚的。”

    在军校就读的时候,金乃忠老家的母亲也不幸去世了。“家里的弟妹让我牵挂,8岁的小弟和6岁小妹因为没人照看,只能去街头讨饭,小妹妹饿死在街头。都是我后来回去才知道的。”老人忍不住红了眼眶,几次欲开口,声音都是颤抖的,最终化为一声长叹。

    会战爆发子弹穿过右腿关节

    1943年夏天,金乃忠以优异成绩完成学业。填报志愿的时候,金乃忠与其他13位同学一起选择了共同的去处——74军。

    当时,74军已经驻守常德,摆在金乃忠面前的除了部队的荣誉之外,还有一场生与死的对抗。结果,23岁的金乃忠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被分到了有“虎贲之师”称谓的英雄师——57师野战工兵营。

    直到今天,这位96岁的老人还能回忆起初到“虎贲之师”的那时那景。

    “大概在一个院子里,连长向大家介绍我:‘这位是金乃忠排长。他从军校分配到我们这里来,有许多先进的知识,以后可以教导各位。’然后大家齐刷刷地朝我敬礼。”那刻,金乃忠热血沸腾,誓要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承诺,为祖国尽忠。

    很快,才到年底就迎来了一场被后世称为“抗战史上最惨烈一役”——常德会战。

    战斗中,金乃忠担任少尉排长,奉命守在东门外鸡婆湖。战场上的金乃忠手持机枪,杀敌无数。

    十多天下来,战友一个个在金乃忠身旁牺牲,阵地前尸横遍野。“全排除了少数人受伤之外,大多数战友都阵亡了。”

    焦土味、血腥味、壕沟外的尸体腐烂的气味,混杂在一起,是金乃忠记忆中战场的味道。

    残酷的战争中,金乃忠没能全身而退,右腿关节处也挨了两枪。所幸子弹从皮肉贯穿而过,未伤及腿骨。

    这两处伤痕至今还触目惊心,老人敛起裤管,枪伤所在的位置是两个凹陷的“洞”。

    当负伤的金乃忠被送下火线之后,得知57师绝大部分战友已经殉国,仅百人突围成功。随后第九战区欧震兵团击退日军,费劲全力最终结束会战。当时,伤还没痊愈的金乃忠,就重返故地清理战场,为死去战友的英灵送行。

    “那时城内死寂,感觉很恐怖。空气中的气味根本无法形容。硝烟味、焦土味、尸臭味,什么味道都混在一起,扑面而来”。

    “地上全是死尸,分不出哪些是中国人,哪些是日本人。只靠衣服辨认。很多尸体血肉模糊,有的还掉了头”。

    金乃忠把中国士兵送到东门外,给英雄们穿戴整齐,造了烈士墓。同时,把战死的日本兵埋在大路旁,几十人一个坑,在上面插上木牌,上面写着埋葬士兵的数目。

    就这样,金乃忠离开了常德。至今,也没能回去过那个让八千虎贲勇士战死的伤心地。

    叶落归根从无悔意

    常德会战后不久,金乃忠伤愈归队,军衔从少尉升为中尉,在长沙战役、衡阳战役、湘西会战中,仍然作为工兵排长带领将士们奋勇杀敌。金乃忠曾经立下军令状,死守阵地,与敌人周旋到底。

    抗战胜利之后,金乃忠辗转来到沈阳,当了交通警察中队长。

    1948年,辽沈战役爆发,所有交通警察改编为部队,金乃忠被安排到105师工兵营,仍在沈阳。

    解放后,金乃忠叶落归根,回到老家诸暨做了一个普通的农民,生活平淡安稳。老人心中对于那段戎马岁月一直难以忘怀。

    “外公经常执笔写文章、写诗歌,大部分都是回忆曾经的军旅经历”,老人的孙女补充道。

    如果那一年淞沪会战没有打响,也许金乃忠就不会背井离乡,还是安安分分做一个纺织工人。如果淞沪会战没有打响,他就不会从杭州逃回诸暨,也不会参军入伍,更不会经历那一场场血雨腥风。

    但是,老人幽幽地说:“我不后悔。”

    (原题:96岁金乃忠忆常德会战 他或许是中国最后一个“虎贲”老兵——来源:浙江在线-浙江在线 作者:浙江在线见习)

声明:本文转载于其他网络媒体,转载目的是为网友提供资讯内容的搜索、链接服务和阅读服务,不做商业用途、不做任何建议。本站为非营利性站点,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感谢支持帮助,欢迎提出批评指导意见!详情请点击查看版权与免责声明